刘窗:在地宇宙

WechatIMG1451

艺术家在之前的简介中谈到了这个项目的背景和缘起——如今,占据全球百分之70算力的比特币矿分布在亚洲的南部,它与被Willem van Schendel称为赞米亚的地区重叠在一起,这个地区同时是全球水力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分布了最为密集的水电站。为了追逐更廉价的电力能源,比特币矿也会随季节迁徙在中国西南部和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及内蒙之间。比特币矿甚至可以与三十年代的西伯利亚流放者联系在一起,他们被征召修建的大型的水电站如今被比特币矿所占用。由此,刘窗在中国西南展开了长时间的田野研究。

在三屏影像《比特币矿与少数民族田野录音》中,诸多看似无关的事物通过比特币被联系起来,其中分析了比特币和少数民族文化之间生物演化意义上的基因交换,以及它们与中心化的结构之间暧昧的图景与主权让渡,这些都通过对媒介生态的研究和考古来完成,其过程跨越了近代早期摄影到科幻电影和快手视频的多层次媒介积岩。影片的开始由美国摄影师Sidney David Gamble(西德尼·戴维·甘博)1925年拍摄的拥有电话线缆痕迹的老照片随着音乐的节拍展开,一直拓展到目前信息技术的基础工程建设,艺术家用一种潜在的、思辨式的、充满想象力的方式揭示了这些事物复杂的生态演变。
在档案部分的呈现中,广告招贴《阿瓦隆》右上角标志是中国第一块比特币矿机——阿瓦隆的标志,中间的堡垒式的建筑是非洲白蚁的巢穴,艺术家的研究发现比特币经常和蚂蚁­社会联系在一起,蚂蚁能通过简单的信息交换构造复杂的建筑,比特币的发明者受此启发发明了区块链。甚至比特币矿机直接以蚂蚁来命名。

艺术家在研究过程中不断发现新的线索,《科幻人类学》就是其中一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各地的少数民族形象与科幻电影中的外星人角色之间的相似性,让人想到电影是如何在早期人类学档案中想象一个地球之外的他者形象。如星球大战里Princess Leia的形象如何借鉴了满族、蒙古族女性的妆容和服饰。这些图像被艺术家用一种相似性的算法排列成矩阵,我们甚至可以理解为对早期人类学摄影的一种再档案化。

与三屏影像《比特币矿与少数民族田野录音》一墙之隔的装置《饱食终日的我》是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非常普遍的家庭娱乐系统(EVD),东部的经济特区利用当地过剩的电子产能组建了这一系统,它集合了目前最主流的媒体设备。艺术家将其改装升级之后变为一个可自我叙述的数码物件。EVD随着音乐和灯光的变幻在有镜面覆盖的墙壁上得以无限延伸。《饱食终日的我》用 “非人”的状态缓慢地诉说着自身现代性的历史,带着我们穿梭在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

Share: